Xavier Yang

阅读时间:1分钟

结束了接近五年的Crous生活,来到了曾经只会在周末才会来的海边继续着另外一种不同形式的生活,像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但又是那么地突然且不经意。当我们真的把生活看的不是那么形式化时,一切的变化都好像都只是某种微妙的协调,不探讨目的地进行着,远没有我们所说的那么按部就班。有时,会觉得生活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大多数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可能在还没开始真正有所反应就已经发生。

也许是因为太过突然,虽然已经过几天了,但是还是会觉得没有那么真实。环境的变化由半遮掩的观海视角到现在的全景,面对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静与椰子树整齐的密,几乎从未停歇的鸟语掩盖了来来往往的人工盒子撕裂大地的嘈杂,以及一片片的绿中耸出一幢幢的房屋……这一切都被包裹在这巨大的蓝色画幅之下,安静而和谐。面对这一景,世俗的理性框条已被忘却,从而感受到这其中透露出生活原本的随意,就如尼采所说那样,”生活就是一切都在流动“。如果不过于看重现代科学揭露的那大约5%的理性世界观,那么生活便还是那么地无法琢磨,而又正是这样的无法琢磨总是给人带来最实质的幸福感。

刚搬的第一天,我还在想,这样的生活环境不就是我小时候作文里面近绞尽脑汁想象的那样吗?但是,如果我当时的老师和我说我会在十多年后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我肯定会像看史前怪兽那样的表情看着她,同时眼神之中可能会透露出某种形式的关爱。(当然,即便真的在当年是像这样的剧情,我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反应,毕竟那个时候我还是长辈们口中的乖孩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叛逆呢不是?哦)曾经的作文金句突然又浮现在脑海:我有一个梦想,长大后我会在海边拥有一个自己的小房子,每天看着大海……

一直还是觉得人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有自己的一种想象真的是非常的美好,而不至于变得沉默。电影《无问西东》开头抛出的那句问题,”如果提前知道了你的人生,你还会做出怎样的选择?”,而我自己经常会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提前看透了相对一部分的人生,那么你接下来的路又会是怎样地发展?面对着社会上的种种调节与定制的欲望,看着左右摇摆被掌控的线条,你个人的思维总是像是一个局外人的存在,你又会作出怎样的选择?或许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其实正如开头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流动的世界,无外乎多少的规则,你认为你看清的东西也可能会在下一秒成为过去,就像经济学的理论那样,总是在一个一个地被推翻,又总是尝试为当下建立一些尽可能全面的定理,从而推导未来。但是世界总是在不断地变化,我们现在已经不大可能再继续去翻阅公元前幸存的那些书籍;恐龙也曾经认为他们才是世界的主宰,幻想着某种形式的世界规划,或某些宏大的宇宙计划。什么?太离谱了?不过,谁知道呢?

(423) 709-6540